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的读书生活互联网,读书,生活

麦田的读书生活互联网,读书,生活

 
 
 

日志

 
 

谢文、keso、麦田新年对话:社会化网络和we…  

2007-12-20 14: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文、keso、麦田新年对话:社会化网络和web2.0(上)

六、“web2.0或者SNS有个很大的挑战,就是社会情感得到满足之后该怎么办”

KESO:这个我是这么看。刚才提到的不管是校内还是51,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他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抓的都是非主流人群。

 

谢文:在当时看是这样的。现在大家都说是校园。

 

KESO:但是你看facebook,他真正的价值出现是开放之后的主流人群。而且主流人群现在占了绝大多数,只有主流人群对网站有用。

 

谢文:而且是高端。Myspace是蓝领,facebook是白领类型的

 

麦田:KESO的解释特别好。但是,到底什么是中国互联网的主流人群呢?

 

KESO:我觉得,中国互联网的主流人群应该是整个社会中知识最高,收入最高的那群人。这群人都在网上,且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

 

谢文:他们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人口比例。

 

KESO:所以我觉得庞升东的成功和巨人的成功有相似的地方,他们在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推广做的特别好。但是从长期价值来说,我觉得庞升东永远做不过腾讯。为什么呢,因为腾讯是可以影响到主流人群的,它可以做到一二线城市。比如说,一个大的品牌厂商,他更愿意去影响一二线城市。

 

谢文:然后它会往下扩散到下面的城市。它是时尚的领先者。

 

KESO:对,然后它会自动辐射。往下辐射容易辐射。比如在三四线类城市,大品牌厂商的广告就很少。但是在上海台打广告的人就很多。你看东方电视台,不投广告。很多广告商拿钱来上广告,说你排队吧。

 

谢文:只挑大品牌的广告。

 

KESO:这些市场的商业价值在这里摆着。如果说你对这些市场没有影响力的话,对整个互联网的影响力就很有限。

 

麦田:所以陈一舟说要做白领市场。

 

KESO:但是他怎么样拓展到白领市场,怎么样让白领觉得这个平台有价值。大学生能打发时间就可以了,但是白领不是啊。他如何能成功的拓展到白领市场,我觉得现在还不好说。我觉得上面的大部分活动都很无聊。

 

谢文:其实2.0或者SNS有个很大的挑战,就是社会情感得到满足之后该怎么办。它能不能渗透到人们的实际生活里头。今天早上我以前一个同事还和我说,光说没用。就是说交流。尤其是真实关系搬到网上,工作8小时就在一块儿了,晚上还是只能聊天。聊啥呀?以前没有的话还觉得有趣,真有了四五百朋友怎么维持啊。真的要用的时候,我还是要走,到新浪去看新闻,到和讯去炒股,到当当去买书。说的更深一点,下一个大挑战在这儿,这个挑战在于你这个平台的普适性,通用性,开放性,以及深度。

 

麦田:这点我比较同意。不说51了,校内我觉得基数是够了,但是他锁定的用户群太校园化了,功能应用也没有“全面生活”的拓展,还是以交友为主。

 

KESO:我觉得是这样,就算他开放应用程序的接口,愿意给他做的也都是这些,对白领的影响力不大,但是对学生kill time是有效的。他们的主流人群是学生。这个就算开放也得不到什么好的应用,和facebook不一样。Facebook是和大商业公司,比如可口可乐合作的。

 

麦田:从流量上看,facebook也是开始面向白领的时候流量才开始增长的。在校园的时候它也一般。

 

谢文:你可以说它开了一个绿色通道,大学生毕业之后成为了白领。后来开放了城市,开放了很多应用程序,就如虎添翼了。某种程度上肯定是以牺牲了真实性为代价的。但是这个正好是社会的真实性。因为学校里的人都比较真,吃住学都在一起。但是城市里的所谓真,也就是坐在一起,有不可告人的一面谁也不知道。但是这是真实的。你不能要求网上大家也把秘密都抛出去,那才叫不真实。因为真实社会是这样的。

 

麦田:我们所谓的真实性就是和现实社会保持尽量的正态分布就可以了。

 

谢文:人和人的交往都是从最初认识到后面慢慢变成老朋友的。这就是真实的,符合逻辑的。看结构,成本,要求过高是不符合现实的。

 

KESO:大家分析网民和现实生活的关系的时候,往往看的是网民,但是我们说网民,北京上海广州三大城市就占了一半的网民,这些城市一放弃,肯定成不了主流。

 

 

七、“中国互联网的主流用户”

麦田:这个我同意,但是我和KESO想法还是有些不一样。中国网民的这个主流性究竟体现在哪里?如果说70%的网民都是低端的娱乐用户,那我认为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的主流用户

 

谢文:这个得两方面来说。99年我做联众的时候,很快流量就第一了。用户很快就在线一万,当时腾讯还比我们小。那是主流么?我们只是做了一个超出所有的服务,万般宠爱于一身,没别的选择,就它了。这个相当于自我证明。我们的真实社会里不是这样的,没事儿干就开玩儿,大家都得居家过日子,但是没有这种网络服务可以满足。这种大量的需求是线下实现的。从线下到线上的转移过程没有完全呈现,不能说明网民是那个样子的。

 

KESO:其实我觉得惯性思维和偷懒的思维让大家都扎堆做一个,而不是说真的一个领域机会就特别多。娱乐里面机会其实很少,但是其他的领域没有人去做,因为可能冒风险。那次我看到IDG说投资原则,如果你是做白领的,给你加分。

 

谢文:因为竞争强度低,稀缺阿。携程如家都是。

 

KESO:包括投资一茶一座,白领想餐馆的时候很简单啊,价格便宜,口味一致,我到哪儿看见一茶一座,知道进去一吃,不会太差。红孩子也是。很多投资者愿意投资做白领的。还有一个证明不做娱乐也有价值的就是马云。拒绝娱乐,成功了。

 

谢文:手机火的时候做手机,汽车火的时候做汽车。今天我看波导不做手机做汽车了。(笑)你把那叫做主流,但是现实的主流未必是你选择的依据。第一是你的能力和想法在哪里,第二是你的能力和尚未开发的市场是不是一致。00年做游戏,千万投资,现在几个亿,没有资源根本进不了场。

 

麦田:KESO讲的也有道理。但是中国网民现在的情况是,能黏着度很高挂在上面的社区型服务的应用主体,是25岁以下没什么事儿做的小孩儿。挂网的用户25岁上的用户很少,虽然在网民里面比例是30%了,但是单论SNS里面,我认为,网民低龄化可能会远高于网民正常的比例

 

谢文:就算你这个前提成立,现在动手也晚了。因为有51腾讯之类的已经让低龄化的网民挂着了。这样的话你的相对机会更小,因为人人都这么认为。所以应该找看起来机会没看起来小,但是就只有你一个的那种领域来做。

 

KESO:Google的成功是让用户尽快离开,他是满足了用户的需求。如果他一开始就想让黏住用户,可能开拓市场上就错了。说到瓜分用户的在线时间会让自己吃力不少,在线时间总是一定的,在我这儿多一点,在别人那边就少一点。希望很渺茫。

 

谢文:有个前提,除非你有本事给人完全不同的体验,但是这个革命更大了。

 

KESO:不瓜分在线时间,QQ24小时挂他的,每天51两个小时,我只需要两分钟时间到我的网站,这个市场可能做起来更容易。

 

 

八、“network和networking”

麦田:说到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美国的Danah Boyd提到network和net working。就是说facebook这样的应用,是net work,把既有的关系搬到网上,而myspace,是networking,是发现新朋友的过程。

 

谢文:这两者本来是一回事。Network是现实到网络的平移,多了一点价值,比如我们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同样还是这么聊的话,就多了一个平台的价值。一个人现有的网络只是你到目前为止的社会生活,你的生活远远没有结束。你现在的网络因为很多约束,绝对不是你理想中的网络。大家都还是希望更新重组扩大演变这个网络关系。互联网给了这个机会,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去选择你的朋友。我觉得更多的是两个阶段。大家先做第一阶段,有个底,然后才开始networking,扩展自己的生活。Myspace先走了networking,但是也会有network。所以这两者我觉得是一回事,从哪里开始不重要,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最后都有真实性可靠性,network和networking会替换的。谁的管理机制做的好,能让网络扩大更新维持更有力,就会好做一些。中国很多一开始信誓旦旦真实真实,到后来无所谓了爱干嘛干嘛,都打一枪就跑。不成了。

 

KESO:我同意谢老师的看法。我总体的观点是虚拟和现实的界线会越来越模糊。可能将来的朋友会有一半是通过互联网认识的。包括在游戏里玩儿的小孩儿,他们也认为那种关系是真实的关系。任何一个平台,能把用户留住,他们之间产生的长期的行为,都能把他定义为真实的人。表面的界线变得模糊。网络生活是现代生活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线下线上要截然分开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

 

麦田:这个我同意。那你是不是也认为先有network才有自然的networking?

 

KESO:我认为那是一体的。无所谓。

 

谢文:都是暂时的。facebook是从校园开始传承的。本系本楼本宿舍的开始肯定是线下关系。自我推新后就到扩展了。

 

KESO:我觉得任何人的身份不是由自己来定义的,我是什么人,我做了什么事儿之类,而是由你周围的人来定义的。

 

谢文:别人眼中的人。

 

麦田:但是产品设计细节很关键,是一个网站的阀门。这个阀门在系统的启动期决定了网站是更偏向于network还是networking。所以这个社会网络,运营其实考量的是一个平衡感。还有一个就是刚才谢总说的,交友信息之类信息过量了之后,噪音过大需要如何处理也是运营的一个点。

 

KESO:这个是一个技术问题,不会是一个影响发展很严重的问题。你可以通过控制界面可调让呈现变化。比如屏蔽。而关键的还是别的,比如facebook若能影响用户消费习惯,这就太了不起了。

 

麦田:我一贯认为facebook的价值就在于此。但是国内环境不是太好。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调研,25岁以上的中国网民对社会化网络的需求不是特别高。

 

谢文:这又是一个自我证明。这是因为中国东西做的很差,不能赖给别人没需求。人人都有需求。没听说25岁以上的就没需求了。关键在于你怎么把需求显示出来。

 

麦田:中间很微妙。说来那按照谢总的观点,facebook做起来实际上就因为一点,就是“真实性”。

 

谢文:真实性,真正的全面的生活关系

 

麦田:我觉得facebook的全面性并不太体现,它主要是真实性。

 

谢文:facebook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全面是有,它的论坛把所有的主题分类,可以去找。这个导引是不够的。它有意识的把它们作为一级,我PPT里讲了。个人,群组,社区三级应该是同等用力的,但是它做的是有差别的。它把人和人的分类确定下来,市场是已经有了。NIKE的新产品展示,自然是有人去的。

 

KESO:我觉得它有点走的太快了。尤其是beacon这个模式,推出来太草率了,没有经过事前大量的准备工作。上来之后就推出来了,被这帮子人用一锤子给砸了一下。

 

谢文:它这个就违反了真实性。比如我买了个佳能,我也不可能见到你就告诉你我买了个佳能,真实社会也不会。我只有在看到你有一个才会说噢,我也有一个。推到极端就没隐私了。它改正也很快,马上就加了一个隐私的限制。后来说道歉。大家威胁说要走,也没走。

 

KESO:每次威胁都是这样。大家挺依赖这个的。

 

麦田:那天我看了一个图挺有意思的,说facebook的用户使用时间的比例,最后发现大家用的时间最多的是寻找朋友,看朋友的页面和看朋友的朋友这块儿。

 

谢文:你说的找朋友是什么意思?

 

麦田:就是看个人页面。还有它有一个poke功能也是挺有意思的,但使用的人时比较少。

 

KESO:那个是想一上来就引起别人注意的。我觉得很多这种SNS网站用户注册之后没事儿干。要让他们有事儿做,这事儿又不太重。facebook的技术架构做的比较好,包括官方功能都可以去掉。没有强制你必须得用。

 

谢文:完全证实了facebook的目标是真诚,你的生活自己购建。真正成型的大方向就是这个了。别的方向也有,但是比较细节。谁都不知道这个开放式的结局。我试着写的PPT也是归纳性的,我相信肯定会超出我的框架,但是这个概念框架基本就是这样的了。

 

麦田:真正做起来之后的,算法和运营规则是结合在一起的,设计出来在功能层面上会有体现。

 

谢文:由结构就产生了本质差别。各个城市都是有差异的,和城市文化息息相关。马克思的话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九、“如果你真的能粘住用户了,那是结果,而不是一开始你就这么想”

 

麦田:最后我们说说08年的情况呢?谢老师先说?

 

谢文:你们先来,我现在我跟业界接触的面很窄,你们了解全面情况,你们先说。

 

Keso:我是觉得08年有这样几个,一个是电子商务会比较火,和电子商务相关的也会比较火,这个是巨头的带动下,包括电子商务在中国做了许多年了,一直没有做出头,只有阿里巴巴上市,算是出了头了。出了头了而且他带来的一些,就是说整个周边产业对它的关注也会很多,所以我觉得2008年电子商务也会很火。

 

另外就是视频,视频真正的打仗是在08年,是拿到了很多钱的大的视频网站在打,那些小的就说是陪着玩的08年基本上就不见了。用户利用视频网站看电视剧、大量的在看电视剧,这个习惯已经确实被培养出来了。用户根本没必要去下载电视剧这种不要求太高的清晰度,就要了解剧情,不需要下载,不需要通过P2P下载。这种时候在线视频是特别方便的。因此视频真正这种白热化的竞争是在08年出现的,前边还没到,都在蓄积粮草,打出一个结果我觉得还得到09年以后。

 

我觉得08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08年奥运会,这其实对互联网来说不见得是一个好事。奥运会引起大家太多的关注的是这种媒体价值、广告价值,它会导致互联网的注意力焦点越来越趋向于这些媒体和门户,广告可能会越来越集中在几个大网站上,这种集中的方式使这些小网站要想获得生存就约来越困难,我觉得08年的奥运会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可能对个别网站有好处,但对整体来说是不好的,不利的。大概的是这样的

 

麦田:我觉得视频肯定08年是一场恶战,此外,视频有没有商业模式还应该打一个问号,现在视频流量的基础是建立在看电视剧上的,前几天一个报道说到一个观点,如果你现在没有收入的时候版权单位可能对你还没有什么追究,但如果你真的把植入式广告放进去了,广告形成规模了,那么版权单位肯定要来。而视频现在流量相当大的程度可以说主体在电视剧上,他们这种版权风险是远远高过别的网站的。

 

Keso:我同意这个版权风险,但我觉得如果说百度的MP3在中国可以安全地生存下来并且逐渐地成为影响音乐产业的一股势力的话,我觉得视频网站也没有问题,因为用户的习惯在这。

 

麦田:嗯。我看08年也是视频这块,另外我觉得电子商务这块我觉得是越来越热。比如说B2C这种模式,所谓垂直行业,这块会比较直接,而且应该来说会有些投入。还有一块就是游戏这块我觉得可能还是属于这种竞争比较激烈大家都还能活着,不像SP这么惨这个情况。SNS这块明年会有一堆Facebook模式的这种公司出来,因为它的成本比视频网站要低多了,所以视频网站有几百家的话,Facebook模式表面上看成本低,也会有很多。奥运会实际上对Web2.0网站是一个利空的消息,会让门户网站更火一下,这种效应在这里。还有一个趋势是区域性的网站,这种区域性的网站冒出来的有杭州的十九楼,这块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像杭州19楼,他们有媒体背景,用户基础,在杭州很强,基本上是垄断地位。但是我总的感觉还是整个08年还是比较漫长的长跑阶段,国内Web2.0不会有特别大的改变。

 

谢文:我觉得明年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年,今年是个灾年,如果明年也是个灾年的话,中国互联网整体上会变成我们其他行业或者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地位差不多——我们变成中下游的一个应用的供应商。

 

08年我感觉在创新方面,在做网站方面,我们看到网易刚刚推出有道自己的搜索,腾讯有一个,新浪是跟Google合作,搜狐有搜狗。。。在搜索方面我觉得出现大的变动可能性不大,唯一的担忧是百度会不会在战略上摊子铺的太大。它现在开始吃下游了,自己做财金自己做新闻,又要去欧洲去美国,这种规模性扩张包括……因为凡是你一做下游,差不多你就要损害你中立第三方的地位,不搜你的潜在竞争对手啊,谈多很多商务广告,当你把你中立第三方的地位削弱,将这个地位拱手让给Google一家独占的话,那Google就方便很多了。所以明年08年我估计不是Google做的多好,是百度如果犯错误的话,那么Google将大有成长。这个对百度来说,某种意义上对中国互联网业来说,都是一个警讯。

 

在其他方面创新,现在我还愿意用2.0,2.0革命方面,我估计小打小闹没有问题,但是我个人觉得现在成名的大公司里如果有一两家愿意花比较大的力气来跟上,那就最好了,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就就继续落后,再一年的落后。而再一年的落后非常有可能是实质性的,以后再追已经追不上了。我记得几年前新浪搜狐的广告收益是广告市场的60%以上,我看最新的易观的数字不到25%了。也许奥运会暂时地救一把,因为奥运会专门投入的广告份额当中的一部分肯定被几个大的网站吃的多一些,但是这个是暂时的,奥运会在能看得见的将来也就一次了。但实质性如果继续做下去而我们的2.0有些做对了,做好了,那它异军突起,长的比较快,新增流量相当大一块被它拿走了,那这个对中国“做互联网”很大一块格局影响很大。

 

当然除了Web2.0,说每个行当的话,游戏明年前景也会不错,因为也圈了很多钱,自己出不了头的反正也会增值,叫人来收,再有可以加大市场力度和市场推广。随着市值的增加,钱的增加,可能国际大玩家也会高看你一眼。

 

电子商务这块我想应该破题了,终于算是一个大行当,其他的像无线我个人认为不管明年什么时候发3G,因为奥运会的因素,我觉得明年短期内天时地利土壤条件能够让以无线为平台的服务有个大的提升的幅度。还能再坚持一年,到09年的时候。因为这个完全取决于上游,上游的行业政策。其他的就不属于我个人关心的了

 

Keso:其实我觉得最具有把Web2.0做成潜质的是腾讯。这里也正好说看好的几个网站嘛,我还是一直是比较看好腾讯的。但这个公司的魄力,更高的眼光这方面不够。这种战略眼光不够,就导致它让出了很多机会给别人。包括51的机会校内的机会我觉得都是腾讯让给他们的。而腾讯手里已有的资源是最好的,关键是看它能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我觉得在Web2.0这里能带领中国互联网出头的我觉得应该是腾讯。

 

谢文:其实这也是各个产业的规律,大公司不犯错误,都停滞,然后是小公司的机会。

 

麦田:但是我觉得如果要是腾讯的话,我觉得百度更有机会,百度现在结构极合理,而且它的用户数也不少。

 

Keso:但是百度迄今为止没有办法去界定用户,Google可以去界定用户,我觉得腾讯也可

以去界定用户。用户的行为习惯,它可以很清楚地可以界定,百度到现在还比较弱。

 

麦田:但是它基本上还是可以界定的,用它的贴吧和空间。

 

Keso:那些活动太少太局限,不是一个更开阔的活动。我觉得腾讯可以掌握用户更开阔的活动,一个客户端能够掌握的东西太多了,可以提供更好的工作。很多东西它没有做,但是实际上它的资源是可以做的。我认为腾讯实际上是干Web2.0里面最有实力的一家。

 

接下来我觉得电子商务我其实比较看好康盛创想,我觉得他们做的是一个分布式的电子商务,或者分布式的社区,只不过他在整合方面现在做的不好。他可以提供一个大的平台然后后台可以有机的整合。用户的身份认证和广告体系等有机的整合起来。但是我觉得这里有很多的机会,目前来看它做的不太好,但是它的架构有了,它的产品有了。它已经有比较高的认知度,Discuz、EcShop这些电子商务建站的软件。并且都是开源的让你自由去修改。它如果是能够提供一个更好的统一平台,统一服务,是一个很好的架构,这是我看好的第二个,而且我觉得它切入的时机非常好,电子商务已经起来了。传统企业他们越来越认识到电子商务对他们是有帮助的,尤其是阿里巴巴的成功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不做电子商务,未来的钱就赚不到了。这个时候你是放在一个大的平台上去做还是我自己做一个然后有一个大的平台来整合它,让它能够从这个平台中获益。我觉得康盛创想是应该做这个事但他们目前没有做好。我觉得这个思路是这样的,所以我也是比较看好。

 

另外我还是得说其实我还是比较看好豆瓣。我觉得豆瓣它切入一个有小资情结的人群,这个人群会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还是网上混过一些日子的人,无聊的东西你都见过了已经丧失兴趣了,慢慢的他会被豆瓣的这种氛围适应。

 

麦田:豆瓣我觉得肯定有吸引力的,但是就是对于混的比较久的用户的话往往会把豆瓣当作一个工具,比如我就是把豆瓣当作一个工具不会去泡他。

 

Keso:我觉得其实也不需要你每天两三个小时挂着它,现在你做一个东西的时候不要一上来就是想把用户粘住两三个小时,最后你做的东西可能就是无聊的、娱乐的,又往那条路上走了。不要一开始就这么去想。如果你真的能粘住用户了,那是结果,而不是一开始你就这么想,想办法用什么东西去粘住他

 

谢文:洪波说的这块我大致也都同意,当然有些是带假设的,他现在做的事情不是一定,而是假如他思想能搞通,有一个好的战略,不是舍弃现有的东西去另做一个,是一个平稳过渡,是一个整合融合的过程。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大到腾讯,小到小戴的康盛创想,小到杨勃的这个小队伍,我觉得都可以做出一片天地。他们的独创能力比较强,真的是自己想出来的。他有内在原生的动力,但是原生动力有一个坏处就是你没什么可抄的,得具有抽象的思考能力,怎样能够跳出来。因为自己做的,一般的创始人会有这种情结,自己生的儿子最漂亮,吸收能力差一点,自我否定的能力差一点。这个对很多已经上市的公司也有同样的挑战,敢不敢自我否定,自我不满足,跳出现有格局去想像未来的五年十年

 

麦田: 不过我自己来说比较看好百度,我觉得百度今年不是很清晰,是在积累,但是我觉得百度的实力确实是很强的。

 

谢文:百度的业绩还远远没有到头,还会已非常高的速度金钱化或者叫收入。但是,今天做的东西会对你的未来,就是07今年新开的几个站在我来看都是战术级的,是会影响核心竞争力的。

 

麦田: 百度C2C方面肯定要做支付,不管是自己做还是找一家合作,我觉得这一块会有一些根本性的变化。

 

Keso: 这个我也补充一句,我也比较看好有这样一个公司进入这样一个领域,做C2C做支

付,因为淘宝一旦太大了,中国的电子商务就是淘宝了,就很惨,这个领域就不好玩了。

 

麦田: 所以我也比较看好百度也比较支持百度,我觉得这样可以平衡一下淘宝,淘宝实在是太强大了特别是支付宝。如果支付宝成为一个垄断地位的话……

 

谢文: 这个问题不大,国营的大银行会允许这个局面出现吗?

 

麦田: 事实上用户的使用上是这样的……

 

谢文: 那有什么关系啊?SP的时候不也是说如日中天,然后一个游戏规则修改把你弄死了。咱们国家这方面的机制是不缺乏的。

 

麦田: 另外大的方面还是说腾讯,我觉得腾讯也还是做了好多事情,他们对他们的QQ群看的还是挺重的。这个是蛮大的资源,这个资源可能比Qzone还大。此外我现在还比较看好51,51现在基本上算一个大公司了。51关键是有用户,他们在二三类城市做的非常的细,黄志光举个例子他们一个县城有好几万51的用户,然后天天在一个群里面聊,其实是一个BBS,我自己看了一下还是很强悍的。中国用户有一个对互联网服务的了解和使用水平,中国普遍用户对互联网的使用可能才到BBS阶段。

 

Keso: BBS都10多年了

 

麦田: 但是现在上网的用户你看……

 

Keso: 我觉得这就属于一种“习惯力量”,不是使用者的,而是创业者的“习惯力量”,他觉得就这个东西能吸引用户,所以该是这个就做这个了。

 

 

麦田:好的。嗯,我们拉拉杂杂一下聊了3个多小时了,好像也差不多了吧?

 

Keso:嗯。

 

谢文: 明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再碰一下,看看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些观点。

 

大家:好。

 

(完)

 

附件:谢文关于社会化网络和web2.0的3个PPT(2005-2007)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