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的读书生活互联网,读书,生活

麦田的读书生活互联网,读书,生活

 
 
 

日志

 
 

回应路金波:一份挑战书  

2012-01-05 13: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应路金波:一份挑战书

 

(一)

路金波《阴谋论、钝感力、慈悲、粉丝》写得很好,尤其最后抄的三句话。这么温暖的句子,少女和少妇都会喜欢。以至于让我“阴谋论”地想到《与神对话》是不是路总出的新书。百度了一下,不是。惭愧。

 

闲话不扯,直入正题:路老师这篇文章玩的是避实击虚、转移视线。“实”是最近对韩寒的质疑,“虚”是方舟子和路金波意气的一句口角。而后者相比“韩寒偶像”的崩塌,能算个事吗?因此对“虚”的小事儿,路金波姿态做足,感人肺腑,我见犹怜;但对于“实”的部分,路总再怎么装也咽不下这个气,终于还是露了马脚:

 

话说路金波等人如果真的不在乎“质疑韩寒”,那为何把我散落在几篇文章中“质疑韩寒”的观点,全部用心地一一摘录总结?尤其可笑的是,独独少了最能让他曝光的那句韩寒“定位论”。这里为帮助路老师记忆,我再录一遍:

 

路金波:“我希望韩寒就去竖牌坊做知识分子。他们俩(韩寒和饶雪漫)绝不是女生版、男生版的划分,而是一个经济一个政治”

http://lady.163.com/10/0202/18/5UHMSCMU002626K5.html

 

你自己都有了“呈堂证供”,还好意思说质疑者是“阴谋论”?天下之大,莫非不准他人质疑,只准路金波“阳谋”?!

 

 

(二)

路金波这篇文章中还抛出了“钝感力”这个新包装,塑造了韩寒大气、淳朴、自然、“野小子”形象。可惜,这种忽悠对外人还可以,我都看了700多篇韩寒日记,他的每个关键节点都做了笔记,可以说一步步看着他“长大”的,我还不知道韩寒是怎么“制造”的?让我们看数据:

 

200511月,攻击陈凯歌,连骂4

20063月,攻击白烨,连骂3

20063月,攻击陆天明、陆川父子

20063月,攻击高晓松,连骂5

20065月,攻击陈凯歌、陈逸飞、余秋雨

20067月,攻击郭小四,连骂2

20069月,攻击沈浩波等现代派诗人,连骂3篇(哈哈,这个估计韩寒想删了)

20069月,攻击周笔畅

200611月,攻击朗朗

200611月,攻击“好男儿”演艺

200612月,攻击余秋雨

200612月,攻击孙俪

20073月,攻击王蒙

20074月,攻击郑钧,连骂2

。。。。。。

 

这里只列举了2008年之前韩寒攻击的人;2008年之后,韩寒照样是依靠各种攻击出位——只是2008年之后攻击的对象,从“文化圈”换到了“时政圈”。

 

说实话,路总,你自己看看这份list,这能说“钝感”吗?这能算“洒脱、大气”?这都敏感焦躁成啥样了?谁名气大咬谁,谁火咬谁,还“钝感”?!

 

 

(三)

现在路金波虽然可以用一篇煽情的文章,暂时盖过质疑的声音。但我们都知道,“韩三篇”一出,这尊“伪神”的光环,正在慢慢破裂。

 

而这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几篇质疑,根本的原因还是在路金波“玩政治”的定位包装下,“公知韩寒”饮鸩止渴,越来越投入,赛车手韩寒已经hold不住。因此现在韩寒面对质疑只能说,“这玩意没法证明啊”。

 

错了。这玩意很好证明——只需要韩寒出镜做一次视频的深度访谈:

 

访谈人员:可以由南都系(这不你们最喜欢的吗)、同时质疑方也认可的人员

访谈话题:公知韩寒关心并擅长的社会、人文、思想话题(不聊心灵鸡汤的人生指南)

时间:任选

地点:任选

组织方:任选

观众:全体网民

 

 

华丽的辞藻,夹枪带棒的挖苦,都不能淡化质疑的声音。让韩寒出镜,直面深度、具有挑战性的话题,让网民围观直播独立判断,这才是最简单的方式,最简单的真相。

 

而这也算是一份挑战书,路金波先生敢回应吗?

 

  评论这张
 
阅读(804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